<fieldset id='othmg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othmg'></span>
    1. <tr id='othmg'><strong id='othmg'></strong><small id='othmg'></small><button id='othmg'></button><li id='othmg'><noscript id='othmg'><big id='othmg'></big><dt id='othm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thmg'><table id='othmg'><blockquote id='othmg'><tbody id='othm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thmg'></u><kbd id='othmg'><kbd id='othmg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othmg'></i>
      <ins id='othmg'></ins>
        <dl id='othmg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othmg'><strong id='othm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othmg'><em id='othmg'></em><td id='othmg'><div id='othm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thmg'><big id='othmg'><big id='othmg'></big><legend id='othm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othmg'><div id='othmg'><ins id='othm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【中國夢·踐行者】力擔千斤啃硬骨 剛柔並濟戰荊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  廣東援荊醫療隊救治專傢組組長、廣東省人民醫院ICU副主任醫師蔣文新

              抗疫深訪談

              3月27日,廣東援荊醫療隊負責的醫院實現在院患者“清零”。從2月10日奔赴荊州抗疫前線,到最終順利“清零”,荊粵兩地的醫護人員聯手打瞭一場漂亮的抗疫戰。

              “戰疫盡快打完,老百姓才有太平日子過。”作為廣東援荊醫療隊救治專傢組組長、重癥救治總指揮,廣東省人民醫院ICU副主任醫師蔣文新啃下瞭不少“硬骨頭”。他性格直爽,心細如發,成為廣東醫療隊支援荊州戰疫中不可或缺的“定海神針”。

              文/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鋼 溫建敏

              圖/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梁喻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奔波荊粵多地參與會診

              熟悉蔣文新的人喜歡叫他老蔣,2018年起擔任廣東省人民醫院急危重癥醫學部副主任。到荊州之前,老蔣作為危重癥醫學專傢,一直穿梭在廣東各地市,參與新冠肺炎患者的會診。

              “1月16日,我去瞭湛江,那裡有一例從武漢回來的病例,很嚴重。”老蔣說,那是他第一次看新冠肺炎患者的肺部CT,特點很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從湛江回來,老蔣又跟著省衛健委專傢組去瞭8個城市。在某地市,因駐點醫生沒有及時給病人上呼吸機,老蔣罵瞭人。“被罵的那幾個都是我的學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2月11日,奔波瞭近一個月的老蔣接到通知要到荊州支援,負責重癥救治工作。但當天的專機已經沒有座位,於是他坐貨機,跟著救援物資一起被運到瞭湖北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荊州,繼續奔波。老蔣連著幾天和指揮部的負責人到荊州各縣區去調研。他認為,必須要進行集中救治,以減少醫療資源消耗,讓醫護們更快熟悉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“玫紅色的桌椅,窗外飄著雪花,很漂亮。”他看瞭荊州市中心醫院的兒童內科大樓,覺得適合做重癥救治中心。幾天後,重癥救治中心開始收治患者,從死亡線上往回拉人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轉運重癥患者路遇驚險

              在援荊期間,廣東醫療隊在荊州市共建瞭兩個重癥救治中心,分別設在荊州市中心醫院和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。隨後的重頭工作是轉運患者。

              危重癥病人的轉運,難度不小,作為醫療救治組組長,他必須去。連續兩天,廣東ECMO團隊進行瞭兩場難度很高的危重癥病人轉運,創造瞭湖北省ECMO轉運危重癥病人的紀錄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轉運成功,但老蔣覺得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。

              光是交通就讓人很頭疼。因為很多路被封,轉運路上導航經常報錯。回程路上,還遇到大霧,差點遭遇翻車。老蔣回憶當時的情景,並沒有令人驚心動魄,似乎讓他最難以忘懷的是濃霧美景。

              “荊州的早晨,太陽剛出來,濃霧顯得很魔幻,非常漂亮。第一次明白,三國演義裡說的濃霧中殺出一隊人馬是什麼意思,以前還不能理解,現在知道瞭,那濃霧,什麼都能藏得住。”老蔣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  蔣文新在荊州市中心醫院為當地醫護人員講授“如何打造安全的移動ICU”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堅持每天巡診巧解難題

              對於新冠肺炎的治療,老蔣反對過度治療,他一直在做減法。他說,拼命治反而幫倒忙,做減法後發現,很多病人通過心理幹預,調整心態、保證睡眠質量,逐步恢復正常生理功能,病情也慢慢穩定瞭。

              很多高危人群病情穩定十天半個月後,突然爆發,病情以閃電般的速度惡化。老蔣說,其實在臨床上有很多苗頭,可以提早發現。

              “早期的案例發現並不復雜,純粹就是呼吸衰竭、慢性缺氧,消耗到一定程度後,機體跟著垮瞭。所以,把缺氧的問題改善,很多器官就不會衰竭,後期也印證這個觀點是對的。”老蔣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在臨床治療方面,老蔣非常重視細節,他堅持每天進病房,巡查所有患者。有一次,他發現很多病人病情加重並不是因為新冠肺炎,而是因為冷,他又罵瞭人。後來,保暖措施做好,部分病人的情況開始轉好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團隊表現至少可打90分

              “到荊州,是來支援的,不要幫倒忙。不同醫院、不同專業背景的人聚在一起,都要把架子放下融合在一起,發揮群體的力量。”老蔣平時說話很直接,他和醫療隊的醫護人員說,是英雄還是狗熊要看能不能把工作做好, 臨床上踏踏實實做事情,才能對得起此行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老蔣很少表揚人。他說:“表揚幹什麼,這是本職工作,做對瞭理當如此,做錯瞭才該批評。”但在荊州期間,他破例表揚瞭兩句廣東醫療隊,認為醫療隊隊員之間合作達到瞭救死扶傷的目標,整體醫療質量穩定有保障,積累瞭不少中西醫結合治療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傢表現不錯,至少打90分。但不能給滿分,還有很多問題。”老蔣說。

              此次廣東醫療隊支援荊州,還為荊州留下一支能繼續戰鬥的隊伍。支援期間,老蔣經常組織醫護培訓,在病人的床邊“手把手”教學。“我們可以是小米加步槍,但要知道怎麼去放槍,要敢去放這個槍。” 老蔣在培訓中說。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感性男兒愛唱歌愛寫詩

              雖然醫療救治工作中,老蔣做事很剛,但他也是一個愛唱歌、愛寫詩的感性男兒。

              荊州城區漸漸恢復生氣,他為此感懷。回到廣東後,因牽掛千裡之外的病人,他為此傷感。隊員王爍出事,參與搶救的老蔣寫瞭首詩——《荊鼓鳴·送戰友》。

              三八節前夕,醫療隊有成員提議拍個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MV,讓醫護們一直緊繃的神經放松一下。老蔣也報名加入其中,很認真地練習他不熟悉的歌,並一遍遍地練習著分配給自己的動作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調皮的同事拿著話筒,像記者一樣采訪老蔣,問他對女生節有什麼表示。老蔣害羞瞭,一時語塞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他為女同志送瞭一句祝福“祝大傢闔傢幸福”,並說道:“精神上鼓勵,物質上的等今晚搶紅包吧。”  

              快要離開荊州時,醫療隊恰好有個隊員過生日,大傢為隊員唱歌慶祝。隊員們打開手機燈光營造著繁星般的氛圍,連唱瞭兩個小時。燈光下,老蔣很投入。最後一曲,他唱的還是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。